第一次真正離開二十八年住的台灣90/12/23

 

其實我很早就開始收拾行囊,對生平第一次的出國旅行充滿期待的心情,但在籌辦彰化婚事的緊張行程下被沖淡了。等到坐上計程車,駛往中正機場二期航站,才真的發現:我這鄉巴佬要出國了!

換了美金和紐幣,正在躊躇不知道要換多少錢才合適之下,閒逛到四樓(出境大廳在三樓),發現僅次於搶的小吃店價格,才親眼看到大家所說的:機場的東西真的好貴!後來在櫃檯集合時,發現我們被併團了,在領隊的命令下,我成為第四小隊的組長;我心下盤算,我才不要當甚麼小組長,我只想好好領略紐西蘭的好山好水,但是我又能推辭嗎?在領隊 秦德蓓 小姐的建議下,在機場的自動販賣機買了一罐礦泉水(後來它卻裝了冰河水回國)。順利出關登機後,飛機終於起飛了,但是卻開始一段痛苦的飛行航程。飛機上面的空氣很乾燥,我和小芳口乾舌燥不說,連嘴唇和臉頰都快乾裂的受傷了,還好聰明的小芳拿出綿羊油出來救急。但是苦難並不止於此,由於晚上的航程,其實是應該想睡覺的,但是飛機的機身共鳴噪音、乾燥的空氣和狹小的座位,實在讓我們睡不安穩。我們不知喝了多少水,也不知醒來睡去多少次,就在昏昏沉沉之間,我們順利在紐西蘭的奧克蘭機場降落了。

出關時,海關問我有沒有攜帶任何違禁品,我回答說我攜帶一些藥品,是有關胃痛和頭痛的藥物,這是我第一次在國外用不輪轉的英文和外國人交談。自此之後,八天內我總是操著我那一口不標準的英文到處亂哈啦!到機場的大廳,我被一大群的外國人嚇壞了,天啊!第一次看見這麼多的洋鬼子,特別是肥不隆東的還真多。到機場外轉搭國內線機場的聯絡公車,接著又是一連串的登機、飛行、提取行李不在話下。途中還看到北島南端的一座火山,因為飛機高度並不高,所以可以見到這座火山的完整面貌。離開機場後,登上司機兼本地導遊Bill先生的Coach,正式開始我們在紐西蘭的旅程,這時我親愛的小芳,快速的佔住了Coach前面的位置(左側第二排,司機後方),真是冰雪聰明極了!往後我也因此免除了暈車之苦。

 


照片是翻拍的,請見諒~

 

 

家家戶戶都美輪美奐的基督城90/12/24

抵達基督城的時候已是下午三點多了,我們趁坎特伯利博物館(Canterbury Museum)還沒關門的時候進入內部參觀,晃了一圈出來,裡面大概是說南島的發展歷史,陳列物並不多,展覽室只有幾間,也都很小,所以我們就利用天色尚亮的時光,出來博物館外面拍幾張照片。博物館的對面人行道有好多薰衣草,我們為此殺死了好幾張相片。在這裡,我發現行人的行走權力獲得充分伸張,開車的駕駛都不急不徐的駕駛車輛,遠遠的看到有人穿越馬路,都會減速慢行,甚至停車以對,從沒有將車輛駛近行人 五公尺 以內的情況,更別說會亂鳴喇叭這種沒格調的事。

信步走往博物館後方的植物園,裡面奇花異草遍植,樹蔭蔽日,綠草如茵;雅芳河(Avon)川流其中,鴛鴦戲水,真是美不勝收。雖然天色尚早,但是已經晚上七點多了,唯一知道時候已經不早的,是自己的肚子在抗議。我和小芳從飛機上一直就沒有吃飽,然後剛才又只顧欣賞美景,五臟廟早已經在鬧飢荒了。我們接著到一家中國餐館用餐,小芳趁菜還沒上來的空檔,到附近的超級市場買了一些水果和零食。大家都還在驚訝(羨慕也有之)我們怎如此會買,一下子就買一個大塑膠袋的東西回來,我卻談起附近的商店賣些甚麼起來,試圖打破餐桌上沉悶的氣氛。當然我不免暗笑這些人怎麼會乖乖坐在餐桌半個小時之久,喝乾了不知多少壺難喝的茶,望眼欲穿的菜就是沒端上來。我知道初到一個環境,大家還沒適應的情況下,能夠踏出去的人總是比較勇敢的人;我和小芳已經繞了一圈回來,只看到桌上空空如也與端坐成一圈的企鵝,我能不偷笑嗎?努力吃完不好吃的飯菜,才知道這些在外國開設的中國餐館真的專門破壞世人所謂的中華美食。但是肚子實在餓極了,連吃三大碗白飯,也顧不得甚麼好吃不好吃了。吃完晚飯後,驅車前往今晚下榻的旅館,它位在DurhamKilmore兩條街交會處,附近有基督城最大的CasinoVictoria Square(小公園),幾乎可以說就是在市中心。由於當天是 十二月二十四日 ,大街上行人很少,商店大多也關門休息,不似中國人愛做生意過了頭,除夕夜也照舊開店賺錢,所以我和小芳很早就上床睡覺了。經過長途的飛行來到世界的盡頭,我和小芳早已累癱了,才不管今晚是神聖的Christmas Eve,洗完澡後,倒頭便睡,夢周公去也!

 


 

 

基督城的夏日清晨90/12/25

早就盤算好了,夏天基督城的日出時分大概在六點左右,我和小芳六點半起床,梳洗一番,趕著七點出飯店大門,欣賞基督城的異鄉風情。清晨的風景實在很美,靜謐的街道杳無人跡,我和小芳肆意的在街上東看西瞧,二話不說又開始照起相來了。由於拿著相機腳架在街上走著,免不了遭到外國人關愛的眼神,但是,我們卻不在意;因為這是我們嚮往的國度。

回飯店用完西式早餐,便整裝準備一覽白天的基督城。我們先到回憶僑(Bridge of Remembrance)遊覽,這是紀念紐西蘭人對英國二次世界大戰貢獻生命的青年人所建造的紀念橋,它跨越了雅芳河,也傾訴了紐西蘭人民的對戰爭的無語。回憶橋的後方是City Mall,基督城最熱鬧的地方。但是今天也是休假日(Christmas Day),所以我們只好對著櫥窗乾瞪眼。我們走到City Mall的底端,遠遠望見大教堂(Cathedral)的身影,對!我們等一下就是要去那裡。

大教堂前的輕軌電車緩緩在馬路上行駛,行駛的速度彷彿是那裡悠閒的時光,慢慢地、柔柔地前進。走近大教堂裡,有許多人在望彌撒,我們不得其門而入之下,只好在大教堂廣場周邊照起相來了(裡面著名的彩繪玻璃無法近距離親眼目睹,實在可惜);廣場的角落有一家獨特的Starbucks Coffee,可惜也沒營業,否則真想喝上一杯咖啡,享受一下閒情逸致。

我們接著到比植物園大上數倍的哈格雷公園(Hagley Park),在那裡剛好有馬戲團駐紮著,迷你馬自顧著埋頭吃草,對我們的打擾,完全並不在意。因為紐西蘭多的是綠地或牧地,所以高爾夫球算的上是平民運動,大家多多少少都會揮揮桿。所以散步在遍地綠草的哈格雷公園,必須隨時注意空襲來的小白球。離開公園,我們來到最美的維爾花園(Mona Vale),欣賞基督城最美的小橋流水人家,

傳統英國古典式情調的房舍,不知是否身處人間仙境,如果我能和小芳在此共度白頭不知真有多好。在盡責的Bill催促下,我們再度踏上旅程,前往奧瑪魯(Oamaru),希望見到膽小樸拙的藍眼企鵝。再見吧!基督城,我們會再回來的。

 

 

膽小又可愛的藍眼企鵝

在蒂瑪陸(Timaru)用過恐怖的中國菜,開始覺得往後一路上的中國餐館似乎都不會好吃到哪裡去。也罷,我們身在異鄉嘛!中午我們用完餐後,到火車站旁的Farmers刷拼紐西蘭當地的土產。到好不容易到奧瑪魯後,少不了先掛單投宿,那是一家將近有一百三十年歷史的古老旅館(Quality Hotel Brydone),由於是Christmas Day,旅館上下只有女侍、廚師各一人,我們晚餐仍舊是恐怖的中國菜,更詭異的是,所有的餐具都如出一轍,一般的花色,一樣的低俗。晚餐後,到海邊等待可愛的藍眼企鵝歸巢。由於太陽約九點三十分才下山,完全暗下來也要到十點以後,所以我們在海邊的棚子裡,等了半個小時,才有兩三隻勇敢的企鵝,快步的橫越過石子路,鑽回他溫暖的小窩。往往前頭的第一隻企鵝是被後面的企鵝推出去,才硬起著頭皮跑到對面去。一旦有一隻企鵝帶隊衝過去,後面的企鵝就會魚貫的跟上去;如果其中一隻的腳步稍慢,沒有跟上前面的步伐,它可能會愣一下,轉身又跑回大海去。其餘跟在它身後的企鵝,也可能以為大事不妙,緊跟著也轉身落跑;反正他們真是膽小又可愛。因為他們很怕閃光或聲響,所以那裡不能照相,只好買了兩張明信片過過乾癮。回到旅館後,我們還意猶未盡地學著企鵝走路,嘎嘎的叫,然後大笑相擁而睡去直至天明。

 


 

 

 

但尼丁與都鐸式建築90/12/26

我們又是採取早睡早起的策略,在清晨時分到奧瑪魯的鎮上晃了一圈,也到加油站的便利商店和超市買了一些東西,當然也照了一些相片作為紀念,紀念這裡不只有著可愛的小企鵝,一樣也有美麗的景緻。於飯店內用過早餐後,我們到上帝的保齡球場,毛利基礫石(Moeraki Boulders)海灘,讚嘆造物者的神奇。接著又驅車前往蘇格蘭風味的海港都市,南島第二大城但尼丁(Dunedin)。

我們先到世界第一陡的街道Baldwin Street,親身走一趟上下坡,順便俯瞰欣賞但尼丁的一角街景,還以三塊紐幣的價格,請當地的陶藝家寫一份證書給我們。然後,我們的Bill大哥,載我們轉過山間小徑,來到紐西蘭唯一的城堡,朗納奇城堡(Larnach Castle)。用完西式餐點後,由親切的 解說 小姐,講著極其細膩鏗鏘的英式英文,帶我們回到這座古堡的過去與它的興衰。古堡的周圍環境相當優雅,似乎覺得好像置身在古典的英國皇家庭院中。登上狹小的塔梯,攀上頂樓,放眼望去,四周盡皆是但尼丁最美的山色美景,也難怪乎這是紐西蘭最美的城堡,也是唯一的一座城堡。回到市區,我們到八角廣場(Octagon)和但尼丁火車站欣賞巍峨的建築物,對比強烈,尖塔斜頂是都鐸式建築的特色。晚餐在八角廣場的一家中國餐館用餐,想當然爾,也是很噁的一頓。晚上開始下起雨來,直到隔日清晨,細雨還是一直地下,我們也開始擔心若到了皇后鎮,是否也是陰雨濛濛呢!


 

 

 

 

前進皇后鎮90/12/27

 

早餐後,我們前往但尼丁火車站準備搭乘泰瑞峽谷觀景火車(Taieri Gorge Railway),鐵路沿途的景色和台灣的天祥太魯閣風光倒有幾分類似,險峻雖不及,但幅員廣大卻是台灣所不能有的。火車中途停車兩次讓我們能夠下車走走,卻也新鮮極了。火車上的外國小孩,又是漂亮,又是可愛,所以就忍不住拜託他們的父母,讓他們的心肝們能夠和我們合照。火車行到折返點,Bill大哥也來接我們了;於是在迂迴的山路中,我們繼續向皇后鎮前進。

中途Bill特地在路邊一個不知名的牧場停下來,讓我們和綿羊照個相,結果車才剛停下來,綿羊早飛也似的跑開了去,只看到廣大草地上的一隻隻、白白的綿羊,像極了蠶寶寶爬在桑樹上。我們也在亞歷山卓(Alexandra)休息,小逛了一下當地的雜貨店、二手貨商店與精品店等,然後又繼續往皇后鎮出發。

這天的午餐是在下午兩點多才吃,我們在康威爾(Cromwell)吃肯德基(KFC),口味和台灣的完全一樣,不愧為世界級的連鎖店,在哪裡都一樣好吃。在皇后鎮附近峽谷的一座吊橋上(Skippers Canyon),眼見同團的兩位瘋狂的小姐,可能是欲求不滿吧!從橋上縱身跳下,這就是最有名的高空彈跳。然後我們坐上噴射快艇在卡瓦拉魯河(Kawarau River)上狂飆;駕駛手用那一千零一招,原地大迴旋180度,搞的我很想吐,卻一點也不刺激;和我當初想像的,在峽谷中和岩壁擦身而過的情景有很大的出入,實在遺憾。

之後,我們坐纜車到皇后鎮的山頂上,玩起滑板車(Skyline),因為是第一次玩,所以工作人員不讓我們玩Professional滑車道,只能玩Scenic滑車道,雖然有點氣餒,但是工作人員看到我輕而易舉就會操作前進和停止,就在我手背上蓋了許可章後,我們就往山下滑去;我滑的很快,一下子就到車道底端。雖然很想再玩,可惜時間不早了,我們要回鎮上吃晚飯去了。晚餐也不必多說甚麼,依舊是中式晚餐,菜式與上菜順序都如出一轍,我沒有食慾,就到鎮上的Shotover(附近一條進行噴射快艇運動的河流名稱)街上閒逛,風中透著Bar裡歡唱的笑聲;也稍稍瀏覽了一下湖岸風光。回旅館後稍事整頓後,我和小芳立刻衝到鎮上,除了到鎮上採購之外,也到湖岸邊漫步,一邊聽著湖水拍打岸邊的聲音,一邊欣賞皇后鎮的美,真是越夜越美。中國人的商店做生意到很晚,還說要打折給華人(我們),結果我們到其他商店比價,竟然沒有便宜到,反而還比較貴,真是佩服中國人的生意伎倆。我是很想買市價一、兩千元的綠勾玉,那是毛利人的幸運物;另外我們也一直考慮要不要買黑衫軍(最受紐西蘭人支持的橄欖球隊)的運動紀念品,最後還是沒買。現在想起來,還是覺得有點可惜。

 

只有皇后才能享受的城鎮90/12/28

 

我們又是在清晨將皇后鎮踏遍,主要是到皇后花園(Queenstown Gardens)森林浴。清晨的林間鳥鳴唧唧,漫步在陽光斜射的林蔭小徑,忽然覺得此生難得如此悠閒,身心都洗滌了一次。這個花園是一個半島,將皇后鎮的瓦卡提普湖(Wakatipu Lake)圍起了一個湖灣(Queenstown Bay),三面傍水,美不勝收。我們乘坐蒸氣船迎風破浪前往沃特皮克農場(Walter Peak),看牧羊犬趕綿羊群、看主人如何讓綿羊安靜下來,乖乖地讓人剪它的羊毛,還吃了羊騷味奇重的BBQ。回程時,望著藍天碧水,沐浴著和煦的陽光下,我陶醉在皇后鎮的山水裡,連自己被太陽曬傷了都不知道。別了!皇后鎮,我如果有幸能夠再一掬這裡的湖水的話,我想長住在這裡至少十天半個月以上,我實在愛極了這片淨土。再如何的依依不捨,我們也必須向下一個目標-攀登冰河挑戰。



我們中途在瓦卡納湖(Wakana Lake)、雷鳴瀑布(Thunder Fall)休息,經過蜿蜒曲折的山路與大大小小的湖泊,我們在天色昏暗之際,終於到了福斯冰河山下的旅館(Fox Glacier Plaza Westland Hotel)過夜。

 

好大好冷的冰塊與好小好少的金沙90/12/29

 

早餐畢,換上防水鹿皮鞋後,換坐一輛極為破舊的公車上山;下車後,曾為籃球國手的 羅傑 先生 和瑪莉 小姐(Roger & Mary)分發每個人一人一枝柺杖,就此上山。雖然爬山的過程不像短片中介紹的能夠在冰原探險那麼刺激,但是我們還是可以摸到冰,甚至吃到冰。我還興奮的將上衣脫去,穿著背心吃著大冰塊,這是我做過最瘋狂的事了。

回到旅館,搭上Coach,我們繼續向前行。我們來到滔金小鎮,仙蒂鎮(Shanty Town)試試自己的手氣如何。我們用完中餐,就坐上了古老的蒸氣火車前往仙蒂鎮的後山,想像著兩百年前懷著夢想的滔金客,在這裡揮汗工作;下火車後進入礦場,我和小芳努力好一陣子,都沒滔到金沙。終於工作人員實在看不下去了,在他們的協助下,我們都能夠滔到一些金沙噢!真是幸運極了。

 

自己溫暖的狗窩最好90/12/30

 

經過險峻的亞瑟山口(Arthur’s Pass),我們跋山涉水 兩千五百公里 之後,再度回到睽違已久的基督城了。雖然同行的人們有許多已喊著想家,但是我和小芳都覺得有些失落,因為實在不捨得離開這麼美麗的國度,真不知下次甚麼時候還能再來。當天晚上許多念頭襲上心來,一股想家的念頭縈繞在腦海裡。次日清晨,我們三點半起床,和Bill說聲謝謝與再見後,搭上紐航轉奧克蘭機場,再次經過漫長痛苦的飛行後,終於返抵國門,結束這趟紐西蘭南島之旅。當我和小芳提著行李上樓回到自己的狗窩,忍不住大叫,回家真好!躺在浴缸裡,一切倘若春夢一般地不真實。但是我們真的來去一趟紐西蘭南島了!

 

 

 

 

 

 

創作者介紹

Jason愛吃甜甜圈

艾瑞克和蘇菲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hine
  •  在聖誕節到紐西蘭南島景觀一定很棒喔~我也很期待呢!
    歡迎來幽美幻境欣賞紐西蘭風景及歐洲風景 日本風景及澎湖風景喔!
  • maggie
  • ㄜ...大姐頭ㄉ圓臉...好青春阿...ㄏㄏ
    問一下...我有拿2007.2月ㄉvcd給阿誠嘛?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