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跑步這件事,最近很想提筆寫些東西,說明我的想法。就像是在夏季的夜裡,偶然抬頭就看見一顆劃過天際的流星;從出現到消失之間,都讓人捉摸不定,或許這篇文章就是註定用這樣的方式誕生的。無論如何,謹就以這種說法來交代這篇文章的由來,但無礙於我對跑步的崇敬。

 

說是高攀也好,就某些層次上來講,我和村上春樹的一些習性有點相仿。但與其說是相仿,倒不如說他想表達的一些想法,我非常能夠感同身受。這也難怪我在大學時,常常抱著他寫的書在看;常常覺得他寫的文字,就像我內心裡一直想說的。當我捧書讀到「挪威的森林」裡那句「沒有人喜歡孤獨,只是不喜歡失望而已」恍然大悟;唉呀!原來我就是這樣的人啊!一語道盡我看似活潑外向,內心卻又封閉沉默的事實。

 

和大多數人相同,我也因為個人的健康因素,才開始正視到自己已經不再年輕的事實。我不能無視身體的舉牌抗議,所以搭上當時興起的單車風潮,逐漸踏上運動健身的路;不只開拓了生活圈,也認識了許多朋友。但是三五成群湊在一起騎車,固然新鮮有趣,但大多時候,我仍舊喜歡自己一人踩著單車上路,哪怕是漫無目標地環顧風光也好。時日一久,在大夥的慫恿下,和大家一起參加了幾場單車挑戰賽事,都是以完賽為目標進行自我的要求。這下可好了,原本就不喜歡一對一競技技性運動的我,對挑戰自我這件事,漸漸感到有趣。

 

我知道我有海洋性貧血的先天性遺傳疾病,宿命注定我無法從事激烈、高耗氧的運動,因為這副身體實在無法承受;也就是說,即便不是醫生也知道我這種人不可能會是運動健將。但是就從耐久性和自我要求來說,我的身體倒是沒有太多的抗議。從換上公路車到現在為止,已和車友一起進行了三年多的每日山路晨騎活動;也包括多場單車賽事。關於跑步,原本只是單車運動的調劑,但是也從 九公里 、 十公里 的短程路跑賽開始,半程馬拉松21公里跑了兩場,和18公里的陽明山越野跑;還有,平日LSD也常常拉到十幾公里。平心而論,上班族要進行長距離、長時間的單車賽事挑戰,其實平日就要擠出更多的時間練習以累積實力,也需要不斷地投注費用在維持裝備上。基於對家庭的責任,對於這樣的規格要求,逐漸感到厭煩。比起單車,跑步則是一個更精簡的選擇;任誰只要穿上鞋子,出門上路就能跑;跑步是再簡單不過的運動了。既然是跑步,就來設定個目標吧!從過去的日常訓練和比賽經歷,讓我認真的考慮,是否該跑個全馬42公里。雖然我是以健康為出發點去思考跑步這件事,但只要讓我完成一次全馬也好。人生,至少就該有一次狂放。

 

鐵人三項運動聖經開宗明義就提到:「你的生活,取決於你對自己的期望」;相信自己可以達成,就永遠有機會實現它。在我還沒有用雙腳踩著單車,三豋陽明山、攻上武嶺、爬塔塔加、環大台北,我哪裡能夠知道原來自己可以做到。所以即便是下場跑個全馬,只要訂下目標與計畫,徹底的執行它,就能完成吧!我是很單純的這樣想的。雖然,在幾個月以前,我竟然是一個不喜歡跑步的人。

 

 

充滿刺激、競技性的籃球、棒球賽事,填滿了我的高中生涯;年輕氣盛的我,對於繞著田徑場一圈又一圈的跑者,既是佩服又是好奇;到底他們在想些甚麼,怎麼能夠接受這天下第一無聊的運動呢!但隨著即將步入四十大關的我,以前許多不瞭解的事,我慢慢都能夠理解了。歲月的焠鍊,帶給人們最大的改變,就是懂得用耐心去面對許多事。龜兔賽跑的故事,我們從小時候就已耳熟能詳;但是回到現實面,按部就班的去完成一件事,卻不是每個人都能夠達成的。以前花十幾、二十分鐘進行短距離快跑,大汗淋漓、氣喘吁吁,就是我對跑步這件事的詮釋;但是現在卻可以用時速八、 九公里 ,悠然緩慢的去面對長達兩、三個小時的跑步過程。

 

這段跑步的時間,哪怕是二、三十分鐘也好,也是完全屬於自己的空白,純粹而沒有雜質;這是實現自我訓練的行動,也是一種心靈洗滌的儀式吧。每次抵達終點後,我總是想不起來跑步的過程中,到底想了些甚麼又或許是想了甚麼不重要的事、還是甚麼也沒想,腦袋一整個放空。不過這都無礙於跑完某個里程感受到的舒坦,或者比完某場賽事爽快的成就感,總之我就是完成了。大多數的跑者也是和我一樣吧?跑步的時候,就是獨處在自己的空間裡;即便是設法轉化成具體的言語,也很難向外人交代內心虛無的世界。慢跑、長跑、路跑、馬拉松這些行為,大抵上就是體現一種「生活禪」。

 

本來想要找「富邦馬」做為我初馬的賽事;但是很可惜的,官方公告不寄送書面成績單,而且還調漲了報名費。所以我轉而跟公司社團一起報名「櫻花馬」,而且這場馬拉松並設有初馬獎,對於跑友來說可是一份莫大的鼓勵。在每年過完元宵節之後,接著就是雙溪櫻花馬拉松的舉辦日期了。為了一圓夢想,在四十歲前完成初馬;我從去年十一月底開始「封車」,把每日的運動鎖定在跑步這件事。

 

人的身體很奇妙,越是使用它,他會更加堅強的回報你;我不知花了多少時間跑河濱自行車道、三民公園、虎頭山我不勉強它,就讓它漸漸的成長,直到它能夠承受長達42公里的跑步衝擊。但事實上,在這三個月的訓練期間,最長的跑步距離也才24~26公里;剩下的距離就希望能以意志力來完成。十二月跑了200K、一月份跑了180K、二月份則只跑了120K;本來一、二月的訓量量不該這麼少的,無奈剛好工作上遇到轉換,加上家裡有點事要忙;直到賽前的自我評估,完成初馬的信心度竟下降了不少。

 

在故事的尾聲,我已經順利完成了「櫻花馬」,也準備要參加下週的「北港馬」;對於持續挑戰自己的想法,從未中止。只要我還能呼吸,我就想多看這世界一眼。

 

 

 

會場(雙溪高中)

 

 

主場地

 

 

公司慢跑社休息帳篷 

 

 

出發前熱身留影

 

 

 

 

 

 

 

跑完12Km之後看來還OK

 

 

進入賽程後半段,就開始笑不出來了。

 

路上到處櫻花綻放,但是無暇欣賞啊~!

 

奮戰六個小時,得來的初馬...雖然成績不好看,但是終究是完成了~!! 

 

艾瑞克和蘇菲亞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